首页 新闻 热点新闻 正文

总裁的落跑新娘小说txt全文阅读

2017年10月26日   来源:网络

小说:总裁的落跑新娘

第三章 试爱(二)

  

  秦天轻轻的扑哧一笑,“咦?我记得你不是害怕黑吗?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你坏蛋!你明知故问,快点啦。95女性网

  “这么热的天,你还把被子裹那么紧?”

  “我不热,睡觉。”

  秦天钻进被窝里,温暖的手很软,抓了十几年,什么时候都觉得很舒服,他把她的身体扳过来,他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,有点热,他把她紧紧的拥入怀中。温暖的心咚咚咚的在秦天耳边跳动,在黑夜中,他摸索着她的唇,轻轻的吻了上去,慢慢的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  秦天不断的用手摩擦着她的后背,他最喜欢吻着她的耳垂,他们互相抱着对方的力气越来越大,恨不得把对方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,秦天冰凉的手不断的在温暖的身上游走,温暖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凉,不由的有点抽搐。

  温暖一直都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燥热,每当秦天想要更深入的时候,温暖就会突然很猛烈的制止,秦天以为她是害怕,他按捺不住身心的那团欲火,一次又一次的将她压在身体之下,他们紧挨着毫无缝隙,温暖只感觉到呼吸有点困难,她原本是打算今晚是要试爱的。

  直到秦天无力的停止手中的动作,他惊愕的说:“暖暖,你不会性冷淡吧?你好像没有特别的欲望。”

  温暖反驳:“你才性冷淡呢!”

  秦天这晚已经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了,但温暖的身体一直无声的告诉他,她不想要。版权95lady.com

  “暖暖,你不是说今晚我们婚前试爱的吗?为什么一直在排斥呢?”

  “是啊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你洗澡的时候我还很激动,你亲我的时候我还呼吸急促呢。”

  “那就是性冷淡。”

  温暖没有像刚才那样反驳,一会儿他就睡过去了,温暖却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,睁大着眼睛,她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表姐说的话:“婚前试爱很重要,如果性生活不能和谐,婚后必定争分不断。”

  “怎样才是和谐啊?”

  “和谐就是他想要的时候,你满足他,你想要的时候,他也能满足你。而且,性能看出女人的爱,如果你对一个人,不管怎样都排斥他进入你的身体,那有可能你就不爱他。”

  温暖痴痴的想着,她很想和秦天拥有最幸福的一个夜晚,她激动、她害怕,当秦天的手指起初在她身上滑动的时候,她会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痒,心跳的很快很快,但到后面,她却不想让他进入她的身体了,她一次一次用手强烈的拿开他抚摸她的手。

  “难道真的是我性冷淡?那结婚我不能满足他,他一定会到外面去偷腥。网站http://www.95lady.com/

  “我怎么可能性冷淡呢?不可能。莫非是我心里不够爱他?”

  温暖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,她和他从小一起长大,他们在一起了那么多年,他把她视为手中宝,呵护有加,他把她宠的无法无天。

  温暖失眠了整整一夜,她一直呆呆的想:“这个婚,到底该不该结。”

  在黑色的六月,毕业生的心情如同盛夏的天气一般燥热,他们都在为工作而焦头烂额,但温暖和秦天依旧每天牵着手,在校园里招摇过市。

  温家是全城有名的珠宝商行界的权威,年纪轻轻的温煦是董事长,他是继承他姥爷的家产,温煦的母亲是独生女,姥爷去世后,所有财产都留给温煦和温暖。

  要说温家是腰缠万贯,那么秦家则是金矿如山。

  “哇,秦天,我好兴奋呀,我们终于盼到了,快毕业了,毕业我们就结婚吧。总裁的落跑新娘小说txt全文阅读

  “毕业了,我的梦想就要实现啦!”

  “什么梦想?”

  “我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娶温暖为妻!”

  秦天抱起温暖,开始旋转,温暖被转的眩晕,但秦天舍不得把她放下来。这是他的公主,是他的全部。

  温暖以为他们就会这样相安无事的牵手走过那长长的红地毯,那是他们梦中的婚礼。

  温暖只知道在她走过红地毯的时候,恐慌占据了她整个思想,她恐慌她的婚姻,她不知道那是因为她害怕婚后不和谐的性生活?

  还是她不够爱他?

  温暖关掉了手机,把自己躲进家里,她听到秦天在院子里撕心裂肺的呼喊,“暖暖,让我进来,我要见你!”

  温暖一直不理不睬,她的表姐夏婉坐在她旁边,双手握着她的手,“暖暖,昨天你把整个在场的人都吓傻了。”

  “哎,是我的错,我让温家和秦家丢脸了。”

  “没有,我和温煦都没有怪你,但是暖暖,这是为什么?”

  “你不是跟我说婚前试爱很重要吗?”

  “啊?因为这个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  夏婉看着温暖的眼睛又被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时,她便不再多问,她把她搂入怀中,心疼的轻拍着她的后背。

  夏婉对温暖很好,从小把她视作亲生妹妹,知道她无父无母,温暖的父亲是夏婉的舅舅,夏家的人对温暖都充满同情。说明95lady.com

  温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的如此伤心?明明被抛弃的人不是她。

  

第四章 情不自禁

  

  温暖在僻静的柏油马路上走着碎步,正值傍晚时分,阳光斜斜洒洒,映在马路上闪闪烁烁的像碎金子。

  一辆蓝色迈巴赫忽地停在了温暖旁边,她诧异的看着车内的男人,一脸冷酷,不言不语便足以让人后退三分。

  “冷寒哥。”

  “温暖,我弟弟的落跑新娘。”

  他斜睨着她,她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小妹妹,但他很少跟她说话,他只叫她温暖,从来不叫暖暖。

  温暖低下了头,羞愧难当,无言以对。95女性网

  “上车。”

  温暖愣愣的开车门,车上一股凉意瞬间袭来,温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。

  良久,她侧过脸看他,她从小就怕他,他是秦天的哥哥,他也是哥哥的好哥们儿,但是他对她,从来不正眼瞧的,他比她大6岁。

  他轻微的皱着眉,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,她从没见过单眼皮男人的眼睫毛竟然能有这样的长,他高挺的鼻梁十分英俊,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他,他竟然是这么帅气!尽管是名副其实的冷酷王子!

  “还没看够吗?”

  冰冷的话传到温暖的耳边,她打了个颤,心想,不愧名字都叫冷寒。

  她问过秦天:“秦天,为什么你哥哥不姓秦,而姓冷。”

  “因为我妈妈叫冷月。”

  “冷寒哥,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  沉默,继续沉默,温暖感觉到她快被这压抑的沉默憋得窒息了,她又看了看闭口不言的冷寒,他依然睁着那双犀利有神的眼睛注视着前方,他开车的样子真迷人。

  温暖不觉睡意袭来,她听着轻柔的歌曲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她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呼吸声,她睁开眼睛,看见冷寒正侧着手,靠近她,专注的看着她。

  “啊,冷寒哥…”

  她的话被冷寒突兀的唇堵在了嘴里,他的唇很柔软,温暖睁开眼睛看着冷寒闭着眼睛吻的很认真,他的吻很香软,她无力抗拒。

  他绕弄着他的舌,越来越强有力的攻击着她的舌头。

  正当她陶醉其中,忘乎所以的时候,他却猛然的推开了她,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  他以最快的速度强吻了她,又以最快的速度退身而出,她错愕的望着他,他启动车,开回她家的方向。

  她一路上都在想那个吻,她的心跳的越来越响,她偷偷的看他,他沉静如水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,一切都像做梦一样,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  “秦天,冷寒哥为什么还没有给你找嫂子呀?”

  她曾经这样问过秦天,“因为哥哥一门心思都在事业上,他似乎性取向有问题。”

  温暖想冷寒真的是性取向有问题?他神情漠然,一直都没有转头看向温暖,仿佛这车里只有他一个人。

  车停在了温暖家门口,温暖坐着没有动,她想等冷寒再说点什么,但冷寒依旧注视着前方。

  温暖只好说:“我走了,冷寒哥。”

  他没有说话,只闭着嘴嗯了一声。小时候冷寒就是这样,她从小就在秦家穿梭,每次碰见他,叫他的时候,他都是这样闷哼一声。

  温暖下车刚走进院门,她便听见冷寒的车便呼啸而过,不见踪影。

  温暖怔怔的站在原地,用手摸了摸嘴唇,有股淡淡的烟草味,那种味道似乎曾经在哪里闻过。

  秦天很喜欢大哥,时常在温暖面前把冷寒夸的天花乱坠,她便从小就很仰慕冷寒,她从来没有见冷寒笑过,无论是在秦家还是在温家,冷寒对她就像对一个陌生人。

  温暖知道冷寒跟冷月的关系极为不好,冷月总是偏爱秦天,对冷寒却是不闻不问,温暖都怀疑冷寒不是冷月的亲生儿子!

  温暖的心突然涌过凉凉的感觉,冷寒也许只是把她当成别人了吧。

  温暖克制自己不要再想他,这是她逃婚后的第三天,秦天不再来家里疯狂的呼喊她的名字,她不知道冷寒回家会不会告诉秦天,他在路上遇见了她。

  冷寒疾驰而过时,从后车镜里看到了温暖站在原地的身影,那么瘦小,在晚风中轻轻飘着,似乎要被飘走了一样,他不知道刚才为什么突然吻她?他看着她安静沉睡的面容,嘟着的小嘴那么可爱,粉嫩的脸颊能捏出水来,在她睁开朦胧的睡眼时,他就忍不住吻了。

  也许是她太美,他情不自禁。也许是情意积压太久,无法忍受。

  冷寒满脑子浮现的都是温暖的影子,直到手机铃声大声响起。

  “喂,冷寒,你干什么呢?我开车从你旁边过去,狠劲给你招手喊你,你都毫无反应。”

  “噢,不好意思啊,我刚才开小差了。”

  冷寒看见温煦的奥迪越野Q7停在后方,便迅速掉头。

  “你到哪儿去了?”

  “前面到那边去了一趟,回来路过你家,想去蹭饭,温暖说你不在。”

  “不在怎么了,你可以在家等我嘛。走走走,兄弟俩喝两杯。”

  冷寒盛情难却,开着车跟着温煦回家,他在后面看到温煦的车里还有另外一个人,模模糊糊的背影,是个女人。

  到温家停车场,冷寒看见了从车里下来的女人,高挑的身姿,肤如凝脂,洁白如玉,长发飘飘,古时标准的窈窕淑女,冷寒记得在哪里见过她。

  “走,到家再介绍。”温煦揽着林童的芊芊细腰走在前方,冷寒轻轻撇嘴一笑。

  “二小姐,大少爷回来啦。”奶妈高亢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温暖。

  温暖蹦跶着从楼上下来时,脸上的笑容顿时冻结,冷寒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就张扬的绽放在她的视线里。

  温煦微笑着看着温暖怪异的表情,“暖暖,你怎么了?”

  “啊,没事儿,哥,这是嫂子吗?”温暖立即笑盈盈的望着林童。

  “不是,这是我女朋友,你也可以叫嫂子。”冷寒突然插嘴说道,他只见温暖的瞳孔顿时放大,呆呆的望着他。

  

第五章 醉酒

  

  “温暖,你这撒表情,看把你吓得。”冷寒第一次轻声笑了一下。

  “哈哈,暖暖啊,冷寒逗你玩的,我来互相介绍一下,这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呢,就是我的女朋友,林童。这是我好兄弟,冷寒,这是我至亲妹妹,温暖。”

  温暖嘻嘻哈哈的拉着林童的手坐下来,絮絮叨叨。奶妈很快上了菜,有温暖最爱吃的粉蒸肉,温煦最爱吃的糖醋排骨,林童最爱吃的松仁玉米,就是没有冷寒的。

  “温煦你今天就没准备我的嘛,我还真成了蹭饭的了。”

  “谁说的!奶妈赶紧再做一个盐焗虾!”

  温暖看着坐在对面的冷寒,发现他的脸上有点笑容,很浅、很淡。

  “冷寒,你今天心情貌似很好,什么喜事?莫非?”

  “没事儿没事儿,你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故意拿我开涮。”冷寒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,温暖看着,心里很不是滋味,冷寒总是跟她抢菜,把她弄的好尴尬,他一发现她看着他,他就板起脸来。

  “暖暖,你多吃点这个猪蹄,美容养颜。”林童给温暖夹菜,打断了温暖的发呆。

  “哇,有嫂子就是好,这么疼我。哥哥从来都不给我夹菜。”

  “暖暖太没良心了,你小时候吃饭,可都是我用嘴喂的!”温煦佯装盛怒道,林童笑开了声。

  “少爷,家里终于热闹了,真像一家人。”奶妈是温暖家的佣人,从20岁来到温家,如今都有30来个年头了,温煦和温暖都把她当自家人,坐在一起吃饭。

  听到奶妈的话,温暖看了一眼冷寒,恰巧冷寒也在看温暖。

  这一切都被林童看在眼里,女人都很敏感,直觉也是很准,她知道温暖刚逃婚,新郎是冷寒的弟弟秦天。

  温煦心情大好,提议说喝酒,冷寒推辞说要开车回家,“回什么家呀,好像你没在我们家过夜似的,真是!兄弟,今晚我高兴,我们一醉方休。”

  温煦一杯接着一杯,林童劝他别喝太多,伤身。

  温暖会心一笑,“嫂子,你就让我哥喝吧,我哥他是高兴,这么久以来,他没有带过女人回家,你是第一个。”

  林童鼻子一酸,也是从喝酒开始,温煦喝的烂醉,泪流满面,对林童说出了家中所有的辛酸,她心疼他,她想要用尽全力来爱护这个坚强又脆弱的男人。

  林童家境贫寒,父母极力反对她和温煦在一起,自古以来,婚姻讲究的是门当户对,温家和林家天壤之别,但林童图的不是温煦的钱,而是心疼他的眼泪,温煦之所以会一眼爱上林童,倒也是她那份纯真善良。

  林童不惜违抗家里所有人的意愿,孤注一掷的要和温煦在一起,她不能丢下他一个人。

  林童都不知道温煦有多少次倒在她怀里,痛哭流涕,他的眼泪,只有在她面前流过,她已经陪了他整整一年,这是她第一次来他的家。

  林童忍不住吸了一口气,握着暖暖的手,“暖暖,我知道,我爱他。”

  温暖的眼睛里突然浸满了泪花,“只要是哥哥爱的,我都满心的祝福。”

  林童轻轻的为温暖擦去了眼泪,冷寒在迷迷糊糊中也看到了温暖的泪水,他和温煦醉的一塌糊涂,但他还是很想为她擦掉眼泪,把她拥入怀里。

  林童看着这两个大男人都醉了,便准备扶着温煦回房休息,林童看看冷寒,看看温暖,“暖暖,冷寒就交给你了啊。”

  温暖怔怔的站在原地,看着醉醺醺的冷寒,无奈的把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,艰难的把他扶进了冷寒常住的一间客房,冷寒睁着微微张开的眼,看着温暖大口、大口的呼吸着。

  温暖把冷寒仍在了床上,他浑身无力,温暖为他脱掉了鞋子,想为他盖上薄被,他闭着的眼睛真好看,温暖坐在床边,静静的欣赏着冷寒那张酷酷的脸。

  温暖总问秦天:“为什么你和冷寒哥哥长的一点也不像呢?”秦天总是很无奈的摇头。

  冷寒为什么会这么冷漠?富家子弟也不都是这样啊,秦天就不是,秦天很温暖,阳光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  温暖这才知道刚才又愣神了,她定定的看着冷寒,“啊?没什么,你怎么醒了?”

  “温暖,来,靠近我一点。”

  温暖犹豫着将身体往冷寒那边靠近,冷寒突然按住了温暖的头,狠狠的吻住了她,温暖的心跳剧烈的加速,冷寒口中浓烈的酒气传染到温暖的唇齿间,温暖感觉到一阵眩晕。

  这个吻像是吻了半个世纪,冷寒只是吻她,后来他无力的放开温暖,闭着眼睛,“你为什么不拒绝?”

  冷寒的话给了温暖闷头一棍,是啊,她为什么不拒绝?

  温暖低下头,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拒绝?

  “那你为什么逃婚?”冷寒虽然喝醉了,但他头脑很清醒。

  温暖看了一眼他那张冰冷的脸,仍然没有说话。

  “你和秦天一起长大,顺理成章的该结婚了,怎么就突然逃婚?是不是你爱上了别人?”

  “不可能,我的生命里就只有秦天一个男人,我怎么会爱上别人?!”温暖突然提高了音量,大声反驳道。

  冷寒睁开眼望着温暖,目不转睛,他的眼神那么犀利,看的温暖直哆嗦。

  “逃婚,是因为我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,我害怕。”

  温暖躲闪着眼神,她不敢看冷寒的眼睛,他的眼睛像是一块巨大无形的磁铁,生生的将她吸进去。

  冷寒看了温暖半响,才缓缓开口说道:“我记得你从小就说你的梦想就是嫁给秦天。”

  冷寒说的很平静,但温暖却被震慑住了,她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,她已经感觉到呼吸困难,冷寒究竟安的是什么心,非要揭开她的伤疤不可吗?

  以前她总说温暖的梦想是嫁给秦天,有温暖就是秦天,但那是以前。

  温暖怒气冲冲的走出了屋子,冷寒斜着头,望着她的背影流出了一滴眼泪。

  

总裁的落跑新娘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【豌豆文学】收录,打开微信 → 添加朋友 → 公众号 → 搜索(豌豆文学)或者(wandouwenxue),关注后回复 总裁的落跑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,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。

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


相关文章
最新文章
热门推荐
猜您喜欢